当前位置: 首页 >> 特色专题 >> 三下乡 >> 2016年三下乡 >> 正文
南华大学2016年“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简报第二期
2016-09-02    点击:

目录

期 共青团南华大学委员会 编 2016824

❤要闻聚焦………………………………………………………………1

1、南华大学“三下乡”出征仪式顺利启幕

2、南华大学医疗服务助力群山村村民健康

3、南华大学“三下乡”服务团赴群山村开展文艺汇演

4、条件再难,也不对生活失望——娄底涟源市群山村走访贫困户纪实

人物志………………………………………………………………9

1、“我们就是要深入基层农村”

——专访青马团团长薛令君

2、白大褂下的医者仁心

——记“三下乡”医疗队带队医生廖红伍

3、回家乡做一名教师:大学生吴革的返乡情

4、艰苦排练,送欢乐下乡

——访“三下乡”文化艺术服务团

群山村群像………………………………………………………15

心灵之窗……………………………………………………………20

要闻聚焦

南华大学“三下乡”出征仪式顺利启幕

本报讯(通讯员刘煜祺/图 曹正平)2016年8月22日早7:00,南华大学大学生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校总队出征仪式在南校区就业大厅顺利启幕,副校长何旭娟,校党委组织部部长刘镇江,学工部部长潘本衡,校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彭建军,校团委书记刘文君、副书记李海洋,研究生院院长刘永,国际学院院长李玉琼、副院长左剑宏,人文社科处处长陈海利等出席仪式,仪式由潘本衡主持。

服务团学生代表何蓓发言。她代表全体服务团成员表明了遵守组织纪律,注意自身形象的决心。

李海洋带领服务团全体成员庄严宣誓。

何旭娟发表讲话。她对服务团成员提出了三点希冀:一,强化责任感,传递正能量。“身离北京越远,心离小平越近”,只有深入基层农村,才能更好地将理论学习转化为实践认知。二,不怕苦,不怕累。“三下乡”是一个充满教育意义的活动,服务团成员要积极融入当地百姓,为他们送上温暖。三,虚心学习,锤炼本性。“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全体成员应向当地群众学习他们的优良品质。

随后,何旭娟为服务团授旗,刘文君代表全团成员接旗。

南华大学医疗服务助力群山村村民健康

本报讯(通讯员覃秀萍/图 李奇琪)8月22日,南华大学暑期“三下乡”医疗服务团来到娄底涟源市古塘乡群山村,为当地村民送医送药,并宣讲基本医学常识等。

本次爱心医疗服务团汇集内、外、妇、儿、全科精英医师共8人,并有4名医学院优秀学生随行协助。下午3点,现场各项工作准备就绪,问诊的人数陆续增加,全体队员分工合作、认真严谨,义诊除常规的血压检测、医疗咨询、基本医疗卫生知识普及宣传等外,还现场捐送部分常用非处方药品,并增加了血糖测量、心电图两项检查,医疗队贴心的服务获得当地村民的认可和称赞。

“这次活动我们发挥了专业知识和技能优势,也增长了见识,让我也感觉为社会做了点贡献。”医学院14级的刘韵雅清点完药品,笑着说。

医疗服务团带队医生廖红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希望运用自己所学知识为群众办实事、做好事,并引领青年弘扬志愿者精神,增强社会责任感,让村民们感受到我们的温暖。”

(图为医生在为村民测量血压,并询问村民身体情况)

(图为医疗队中的医学生们在根据医生的处方为村民分发药品)

南华大学“三下乡”服务团赴群山村开展文艺汇演

本报讯(通讯员初雨薇/图 程亚娟)8月22日晚,娄底涟源市古塘乡群山村里灯火通明,一片欢声笑语,一场精彩纷呈的南华大学2016年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文艺晚会在这里举行,吸引了众多村民前来观看。

整场晚会把大学生的青春活力与农村文化紧密结合起来,汇集了歌伴舞、戏曲、广场舞、乐器表演等形式多样、大众喜闻乐见的表演方式。随着灯光聚起,服务团成员们踏歌而来,歌伴舞《好日子》拉开了本场晚会的帷幕,歌声欢畅,舞蹈优美,一身喜庆的表演者点燃了全场热情;表演唱《送郎当红军》生动唱出了当年乡亲们对红军的支持,将晚会推向高潮;一曲充满动感的《中国美》通过对中国特色文化的介绍,表达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在歌曲《芦花》的柔和婉转、美妙悠扬中,晚会圆满结束,为大家在炎炎的夏日里送来一丝清凉。

一名吴姓村民说:“此次文艺演出消息一发出,村民们热情都很高,很喜欢这样的节目演出,让全村热闹起来,希望南华大学的师生们经常来群山村做客。”

整场晚会现场气氛热烈,展现了南华学子的精神风貌,不但丰富了村民们的精神生活,也为乡村增添了一份生气,受到了群山村村民们的喜爱。服务团成员说“虽然大家的节目和专业表演还有差距,但以后我们要把这样的文艺晚会继续办下去,让村民的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

条件再难,也不对生活失望

——娄底涟源市群山村走访贫困户纪实

本报讯(通讯员刘可欣/图 程亚娟)8月24日是个大晴天,我们来到群山村的几户人家进行走访。这几家的房子都建在山上,从村里的主路上一眼望去,视野里大部分都是路旁的几层楼小洋房。在小洋房背后,老房子露出破败的一角,从山上探出头来。

“以后有条件了,我也想像你们一样上大学”

吴印涛今年21岁,和我们一行学生差不多大,可他已经工作七年了。

“中国主要的城市,我去过百分之八十!”他说话总咧着嘴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齿。初二那年,为了维持生计,14岁的他孤身离开家乡,在各个城市里辗转打工,一身黝黑的皮肤是他走南闯北多年的证明。如果不是今年家中要盖新房,他会和前几年一样,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来待15天。

“你家的新房盖得怎么样了?”听到记者的提问,他显得有些尴尬:“烂尾了,资金周转不过来,我们还欠了人家十几万。”

吴印涛和母亲吴佃君一起住在现在这栋有7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里。这栋房子是他爷爷建的,“三代传下来给我的”。吴印涛的父亲在四年前去世了,他生前是村里的秘书。“我爸以前做干部,我们自己家都挺困难的,但别人有要帮忙的地方他从来不拒绝”,吴印涛对父亲的印象是“热心肠”。父亲离开后,家里失去了主要劳动力,吴印涛又常年在外打工维持生计,打理家里一亩两分田的任务就全落在了吴佃君这个年近60的女人的身上。

“我妈身体不好”,吴印涛心疼母亲,自懂事以来就不让母亲在家喂猪和牛,最多养几只鸡,“怕累着我妈了,她高血压,不能太辛苦。”常年在外奔波,虽然能为家中带来经济收入,但吴印涛也很少有在母亲跟前尽孝的机会,所以这次回家,他想给母亲盖一栋新房子。他是建筑工,盖房子都是他自己亲自动手的。一说到盖房子,他的眼睛亮亮的,随即又会黯淡下来:“给别人盖了那么多房子,最后却没钱盖好自己家的房子。”

吴印涛的初中是在乡里的古塘中学读的,坐在明亮教室里的场景成了他后来最喜欢回想的。他看着我们衣服上印着的“南华大学”的字样,语气有些羡慕:“真好啊,都是大学生,我也想和你们一样上大学,我读的书太少了。”当记者告诉他可以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大学时,他拨弄着眼前的水杯,轻轻地点头:“嗯,等有条件的时候吧,家里的房子还没盖好呢。”

“等孩子长大了就好了”

刚到房子前,石有莲就迎了上来:“大学生来啦,欢迎!”她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让女儿去倒水。她有两个女儿,大的12岁,上六年级,小的10岁,上四年级。两个女孩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小,黑黑瘦瘦,个子偏矮,小的那个没穿鞋,一双脚在地上来来回回,已经成了黑灰色。倒了水来,她们有些羞涩地把水往我们手里一塞,又害羞地躲到妈妈身后去了。

石有莲今年46岁,一家五口人住在一栋破旧的土房子里。她34岁生下大女儿,如今女儿还没长大,她却渐渐老了。两个女儿在村里上学,一年的学费加起来要两千多。家中唯一的劳动力——石有莲的丈夫吴军堂患有眼病,不能外出务工,只能在家种地,一亩田要供一家五口的口粮。吴军堂的母亲已经80多岁,走路都有些颤颤巍巍,指着家里的房子给我们看:“那边的墙以前塌了,没有钱补。”

石有莲长期贫血,营养不良,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经常头晕,手发麻”。听说她家里养了两头猪,记者建议她平时多吃点猪血和猪肉,她哈哈地笑了起来:“猪是养着过年时候卖的,哪能自己吃啊!”记者告诉她南华大学几个附属医院的医疗队在村支部摆点免费送医,让她去拿点药,她连连点头:“谢谢你们啊,太谢谢你们了!”

“大学生”在她眼里是神圣的一群人,聊天的过程中,她起身给我们拿了一碟盐水花生,热情地让我们吃:“你们读书辛苦,多吃啊。”在她看来,人要给自己找个盼头,日子再苦也能过下去,她的盼头就是两个女儿能早点长大,考上个大学,这样自己的压力就小多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但孩子还小,我就想努力把她们供出来,她们有出息就好了!”

“我要感谢共产党”

去吴伯文家的山路很窄,路两旁杂草丛生,茅草上长着锯齿一样的纹路,划伤了一位同行记者的小腿。吴伯文的家就在这条小路的尽头,几间小小的砖房。进门一间房既是厨房又是客厅——其实说是客厅有些勉强了,因为里面只有一张椅子。房间的采光不大好,吴伯文就从房间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吴伯文73岁,发须皆白,牙齿掉得差不多了。他无妻无子,一个人走过了大半个世纪。年轻的时候,村里谁盖房他就去帮忙挑沙子、搅水泥,挣点饭钱。现在老了,干不动那些了,就在屋后的八分地里种点水稻和蔬菜,维持自己的伙食。

吴伯文家的墙上挂着一张习近平主席的彩色照片,照片外的镜框被他擦得纤尘不染。“共产党好啊,我要感谢共产党!”这个孤独的老人提到共产党时声音很洪亮,他站在门口,仰视着“习大大”的照片,憨憨地笑。吴伯文家的老房子年久失修,不能住了,政府就拨给他现在这几间屋子让他入住,还给他评了低保户——“一个月有200多块钱呢!”记者提议让他和习总书记的照片合个影,吴伯文虔诚地整了整衣角,站到了照片旁边,看镜头时的表情很庄重。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吴伯文送我们出屋子。路过他的厨房时,我们看到灶旁有一只裂了口子的瓷碗,里面摆着半根切好的丝瓜,剩下半根在案板上,还没来得及切完。环顾四周,看不到别的食物,这碗没有一点油水的丝瓜,会是他今天的午饭。

人物志

“我们就是要深入基层农村”——专访青马团团长薛令君

本报讯(通讯员/刘可欣 图/李奇琪)正午时候的群山村还有些热,在路旁几间木屋前,薛令君正带着借住村民家的两个孩子去水塘边洗拖把。“吴思雨别乱跑,别摔着了!”薛令君高高瘦瘦,戴眼镜的样子很斯文,一手拿一把拖把,走在前面替两个小姑娘拨开山路两边的杂草,不时回头叮嘱两句:“吴嘉懿你要牵着妹妹哦。”

薛令君是南华大学2016年大学生暑期“三下乡”服务团中青年马克思主义者实践团的团长,带着14名队员来到群山村进行社会服务。8月22日,青马团接受村干部的安排,分别住到15户村民家中,开始了为期十天的与当地乡亲同吃同住的生活。放下行李,薛令君顾不上休息,主动帮借住家庭干活儿,“一栋三层楼的房子,把地拖了一遍”,他指着地面给记者看:“都是白色的瓷砖,拖干净了看着清爽些。”

薛令君是南华大学机械工程学院2013级学生,现在担任校学生会主席,吉林人。来到群山村,面对的最大困难就是这里的饮食了。群山村海拔高,湿气重,村民的食物中多有辣椒、生姜等辛辣食物,这让薛令君这个土生土长的东北大男孩吃不习惯:“来的第一顿饭没吃饱,下午经过了高强度的体力劳动,饿着了,后来就试着努力克服,现在能和其他同学一样了。”他把住户家当做自己的家,帮忙做饭、扫地、辅导小朋友学习,一样都不落下。他也是这里的孩子王,细腻的性格使他迅速俘获了当地孩子的心,附近几户的小姑娘都是他的“迷妹”,当被问到“喜不喜欢这个哥哥”的时候,吴嘉懿这个刚8岁的小女孩害羞地轻轻点了点头。除了和孩子们处得好,村里的老人也很喜欢他。为了方便和老人沟通,他特意找孩子们教了自己当地的方言,在聆听老人家说话的时候他特别有耐心,微笑地看着老人家的眼睛,时不时点头,至于听不懂的——“小妹妹,过来给我当翻译!”

这是薛令君第二次来群山村。去年,他作为青马团的一名队员来到这里,帮当地盖房子的百姓挑石头、运水泥,还跟着学校的老师在村里走访、看望贫困户。“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党员爷爷,他退伍回来的时候由于做手术感染,身体迅速恶化,家里也特别穷”。薛令君口中的这位老党员牙齿已经全部脱落,家里放着几麻袋的药来维持自己江河日下的身体。“当时太难受了,所以今年说什么也还要来一次,能给村里帮点忙就帮点吧,给人干干活也是好的。”从群山村回去后,以前“眼里看不见家务”的薛令君开始给家人帮忙扫地、洗碗了,一次十天的旅程让他从网络游戏中抬起头,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帮助身边人上。

比起去年,长大一岁的薛令君心态也更加成熟了,引领整个青马团的任务也能游刃有余。今年青马团的成员全都是各个学院的主席、副主席,或者校级部门的干部,带着他们来下乡,薛令君也是感慨良多:“肯定是好事儿,大家在学校里虽然也经常打交道,但大多都是和工作有关的。现在一起来体验生活,大家的话题变多了,心也更近了,除了同学也能做朋友了。”与村民同吃同住的日子有些艰苦,薛令君就不断安慰同行的队员:“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我们就是要深入基层农村!现在我们是学习进行时!”

薛令君送我们从老乡家中出来,经过客厅的桌子时,我们看见上面有几本考研用的辅导书。薛令君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晚上没事做就看看书,我准备考研啦,希望将来能找个好工作,有更多的力量来继续帮助别人吧。”


白大褂下的医者仁心——记“三下乡”医疗队带队医生廖红伍

本报讯(通讯员刘可欣/图 李奇琪)“小朋友你的心跳很有力,身体非常棒!”廖红伍戴着一副框架眼镜,给孩子们做检查的时候会用一只手把他们抱在怀里。孩子们围在她身边,大眼睛忽闪忽闪,好奇地看着她手里的听诊器,争着要用那个“大圆圈”听听自己心脏的声音。廖红伍很有耐心地挨个给孩子们做检查,时不时抬起头提醒站在一旁的老人:“您去那边房间做个心电图吧,免费的!”

廖红伍是南华大学附属南华医院的团委书记,在医生这个神圣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多年,这是她第二次随学校的“三下乡”团队来到群山村。2015年7月,廖红伍首次作为医疗队的一员出征这个环境闭塞的小山村。这里的青壮年大多在外打工,老年人和留守儿童占据了村里人口数量的很大一部分,而这类人群,也是最需要医疗保障的。可是,群山村地处偏僻的群山之中,交通不便,村中的卫生所设备也不够先进和齐全,看病难、看病贵成了群山村医疗情况的关键词。

群山村是湖南省南华大学多年来的定点扶贫地,学校每年都会从各附属医院和医学院优秀学生中选派出医术精湛的医疗人员,为群山村免费送医送药,为当地村民的健康提供一份强有力的保障。廖红伍就是怀着一颗医者的仁心报名了“三下乡”活动,当她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村民的淳朴、热情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让她记忆犹新的是去看望一位特殊病人时的情景。家境窘迫的吴大爷长期患有内风湿关节炎,听说了南华大学的医疗队来村里送医的消息,就想请这些医生给自己开点药。可是,常年的关节炎让他的身体憔悴不堪,他甚至连步行到村支部领药都做不到了。本来已经圆满完成任务,打算返回学校的廖红伍一行人从村长处听说了吴大爷的情况后,立刻来到吴大爷家中替他诊治,并送上许多药物,还贴心地告诉老人家所有药物的使用方法。“今年我们还会去探望那个老爷子,看看他身体怎么样了”,廖红伍笑着说。

在“三下乡”的队伍中,廖红伍具有双重身份。她既是医疗队的随行医生,将治病救人、送药问诊的责任扛在肩头,同时也是南华医院的团委书记,心里还记着引领青年学生弘扬志愿者精神的任务。今年的三下乡,医疗队不仅有8名专业的医生,还有4名目前在读的医学院学生。医学生们跟在老师的身后,根据他们的处方分配药品,并在现场观摩中增加实践经验。在廖红伍看来,带医学生下乡十分有必要:“不光要学怎样看病,还要明白一个医生的职责,要培养自己的奉献意识。都说医者仁心,我们要教学生的不仅是如何做一个医者,还要教他们拥有一颗仁爱的心。”

天色渐渐暗了,医疗队的成员们开始收拾医疗器材和药品,准备赶去吃晚饭。有村民还在旁边站着,手里提着医生们发的药,有点不愿意离开。廖红伍整理好听诊器,看看已经要沉下山的太阳,笑着安慰村民们:“今天没检查、没领到药的,明天接着来。明天我们还在这儿!”

回家乡做一名教师:大学生吴革的返乡情

本报讯(通讯员黄志刚刘煜祺/图 李奇琪)“你要采访学生呀?去吴革家啊,他可是这片山上唯一的大学生呢。”吴革邻居家的一位老奶奶笑着说。

今年23岁的吴革是涟源市古塘乡群山村里唯一一名在考证的大学生,去年从贵州铜仁学院毕业的他,回忆起毕业后在昆明闯荡的日子,忍不住感慨道:“昆明的那些日子在让我知道,我需要的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于是他毅然回到群山村在家里自己学习考取教师从业资格证,希望成为一名初中数学老师。经过前面一段时间的学习,现在进入了复习阶段,准备在今年9月上旬报考,11月上旬正式考试。天气炎热,但他学习的时候却很少打开电风扇,“只要沉心学习就不会觉得热”,他看着满身是汗的我们说道。

他小学和初中都在古塘乡读书,而从群山村到古塘乡的道路不仅遥远而且较为崎岖,但是他九年如一日的往来于古塘乡和群山村崎岖的山路上。最终以优秀成绩考入涟源一中,又从涟源一中顺利考入贵州铜仁学院,在那里,他结识了很多有相同理念的同学。“毕业以后我偶尔都会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以前的同学与他们保持联系,我有很多同学考取了公务员,有一个与我较好的同学考进了家乡郴州的环保局,为家乡环境事业做贡献。”他虽然不想考公务员,但是也想为家乡做一些贡献,因为群山村出去的路遥远崎岖,许多孩子没有机会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我想回来家乡做一名教师”是他的心愿。群山村地处深山里,出去的道路遥远陡峭危险,一路上很多的陡坡和急转弯,而且山路比较狭小车辆进出不方便,去乡里读书已经很困难,到市里读书更是艰苦。他说他想让村里更加多孩子读好书可以走出这里的深山,让知识改变他们的命运。同时,他又希望获得一份安定的工作,因为稳定的收入不仅可以抚养日渐年迈的母亲,还可以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带母亲走出群山村,带她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母亲一直在家里住地供我读完大学,很少有机会能去山里外面看看,如果作为一名老师我就可以利用假期带我的母亲出去山里看看外面的世界。”双重选择下,他决定考取教师资格证。面对采访,他不断重复他的念想:“希望通过他的努力让群山村更多的孩子可以考上理想的高中并走上大学。”

太阳愈发毒辣了,在我们离去之前。他又打开了他的教材,在没有风扇的环境下默默地看了起来。

艰苦排练,送欢乐下乡——访“三下乡”文化艺术服务团

本报讯(通讯员李锋)“这曲《刘海砍樵》表演得很有味道,好久没有听到过花鼓戏了”,年过七十的老大娘笑道。8月22日,南华大学“三下乡”服务团来到古塘乡群山村,为村民们提供送医送药和文艺表演等服务。晚上,文艺晚会如期举办,文化艺术服务团由主持人队、合唱团、舞蹈队、器乐队和曲艺队等27人组成,大家或紧张忐忑,或兴奋激动,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都有一颗要将自己的艺术成果献给村民,将快乐分享给大家的热心。

“这次我们为村民准备了五首作品。有的是我们以前表演过得节目,排练起来比较容易,但有些就是新曲目了,要排练好久的”器乐队梁煜坤说道。据悉,琵琶独奏《十面埋伏》是曲艺队第一次演奏,表演者曾粢琼排练曲子练了一个暑假,有时候都会把手指弄伤。“与其他服务团不同,我们不能为乡亲们提供实质上的服务,唯有用我们对音乐的挚爱,献上最真诚的问候,给乡亲们带来精神上的富足。”

虽然排练很辛苦,但其中还是乐趣多多的。“平常表演的都是现代歌曲,花鼓戏《刘海砍樵》没有表演过。刚开始的时候那独特的唱腔会令我不禁笑场,然后大家就哈哈笑不停了”,冯彦斌笑道。据悉,大家一起排练的时候经常会被队友偷拍,之后做成表情包,成为休息时的笑点。“虽然有时候要排练一整天,很辛苦,这其中的快乐是别人无法体会到的。”

来自广西的大男孩韦倍益今年是第二次“三下乡”了。去年他就觉得表演现有的节目不能表达对乡亲们诚挚的问候,所以他一直在筹划“好玩”的作品——双簧《送阿牛哥进城》。为了确保节目的顺利表演,韦倍益和周琰提前来到了学校,“这次我们准备的节目是哑剧和双簧,只能等两人回到学校才能排练。短短几天我俩要把节目准备好还是蛮辛苦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上午、下午都要排练。不过,陶醉在作品中,想到能为乡亲们带去快乐,内心还是无比激动的”。韦倍益从小就喜欢曲艺作品,“在其中能感受到独有的乐趣”。

文艺晚会接近尾声,村民们高呼“再来一个”,“今天已经很晚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放心,明天我们还有更精彩的节目期待着大家的到来。”有人说“90后是浮躁的一代”,南华大学文化艺术服务团用实际行动否定了这句话。他们本着为基层群众服务的态度,将自己对音乐的热爱转化“三下乡”的激情,为乡亲们带来快乐。

群山村群像

(服务团成员抵达群山村)

(路遇美丽的蒲公英)

(村里的孩子在跳橡皮筋)

(穿着美丽的裙子,转个圈就能变公主)

(你看,我识不少字哦)

(节目真好看)

(老爷爷再剥玉米)

(村支部办公室墙上挂着的账本)

(门口堆着的煤球)

(夕阳下的小板凳在等着它的主人)

《一句话感悟》之宣传队篇

刘可欣:很多境遇不如我们的人都在乐观地生活,我们没有理由悲观。

初雨薇:有一种生活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纯粹。无论从实践开始,还是到实践结束,我一直都在收获成长,收获经历。

黄志刚:群山村的村民热情接待让我很开心,更让我加开心的是看见这里的村民的生活生活越来越好了。通过精准扶贫确实让老百姓的生活获得改变,做事也一样不能盲目,要找准目标精确安排。

刘煜祺:在这山的深处,发现了唯一的考证的大学生,这令人惊喜,生活中处处充满着小确幸。

李锋:在这里,我看到了村民的淳朴,看到了山村的自然、宁静。

覃秀萍:生活的有心人,必将获得生活丰厚的馈赠,不一样的视角就有不一样的收获。

顾 问:何旭娟

总 编:刘文君 潘本衡 刘 永

指 导:李海洋

编 辑:曹正平 黄子桐

副编辑:刘可欣

编 委:刘煜祺 李 锋 覃秀萍

初雨薇

摄 影:李奇琪 程亚娟

排 版:刘可欣

校 对:刘可欣 刘煜祺

版面设计:黄志刚

南华大学网址:http://www.usc.edu.cn

南华大学地址:湖南省衡阳市常胜西路28号

邮 编:421001

【关闭】